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pzhwzd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逍遥子(笔名): 以勤学好问,勤劳善良自立, 以品德高尚,气质儒雅自励, 以活泼开朗,谈吐幽默面世, 以豪爽耿直,重情守信交友, 以博学多才,尽善尽美从业。

(原创)我难忘的小学生活  

2015-05-29 14:17:21|  分类: 生活纪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原创)我难忘的小学生活

逍遥子

     

我,一名大学副教授,省级优秀教师、市级优秀教师。过着十分幸福和逍遥的生活。

我生在新中国,长在红旗下,经历了新中国建设和发展的曲曲折折和风风雨雨。

出生于农民和文盲家庭的我,能够拥有今天的一切,得益于我的座右铭“知识改变命运,学习造就未来!”

我先后完成小学、初中、高中、中师、大学专科、大学本科、研究生学业。断断续续,时间跨度经历了38年。

我求学的每一个阶段,都有许许多多难以诉说的酸甜苦辣故事,每一个阶段对我来说都刻骨铭心!

岁月的流逝,非但不能使我将其淡忘,反而时时清清楚楚地在我脑海里翻腾。

现在,我情不自禁,首先将我难忘的小学生活,与亲爱的朋友们分享。

七岁,八月底的一天,我到四川省乐山县(现在是乐山市市中区)白马小学报名读一年级。当时的白马,是一个信息、交通都很闭塞的公社。年幼无知的我,根本就没有什么“理想”这个概念,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读书。只是知道别的小孩儿都要读书,我也应该和他们一起去读书。懵懵懂懂中,我开始走上漫漫读书之路。

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,二千一百九十个日子,饥饿、凄苦、温馨、愉快,始终伴随着我。

永生难忘的饥饿:

我读小学时,集体食堂刚解散时,每天供应村民一点稀饭。标准是:男人每人每天三两米,女人每人每天二两米;孩子每人每天一两米。那时候,我有个一岁多的四妹,一家人合起来一天就是七两米的稀饭。又没有任何其它食物可吃,一个个饿的头昏眼花。

我读小学二年级时,应全体村民的强烈要求,集体食堂按照每天的定量标准,把米分给各家各户。

妈妈到野地里去采摘那些野生的红罗卜叶、白萝卜叶、红薯叶,还有马齿苋等野菜,把它们洗净晒干备用。把那点少得可怜的米磨成细细的米面。每顿做饭时,先烧一大锅开水,然后加两把切得细细的干菜叶,再撒入一把米面,熬煮成照得出人影的糊糊,热热的喝了吊命。这最好的美味,我每顿能喝三斗碗。

当时,我的班主任是陈立老师,他爱人是李淑仙老师。他们有一儿一女。全国人民都在过粮食关,同样,陈老师家也没有吃的,十分艰难。

有一天放学时,陈老师对我说:“我要到你家去家访。”

我说:“好!走吧。”

走在回家的路上,陈老师说:“听同学们说:你们家里有菜糊糊吃,你每顿要吃三斗碗?”

我说:“是的。”

到家了,我对爸爸、妈妈说:“陈老师来家访了。”

我爸说:“哎呀,贵客呀!那么远,您还来家访,您对我娃娃那么关心,太感谢您了!请坐!请坐!”并让我妈赶快去煮菜糊糊。

一会儿,菜糊糊煮好了。我爸说:“陈老师,你是贵客,我们没有啥好的招待您,请吃点菜糊糊。”

陈老师推辞说:“我已经吃过饭了,你们吃。”

我妈说:“陈老师,不要客气嘛,俗话说:跨个门槛,又吃三碗,如不嫌我们吃得孬,再吃点。”

陈老师说:“恭敬不如从命,那我就再吃点。”

陈老师一口气就喝了五斗碗,他一边擦满头的热汗,一边说:“嗨!你们家的菜糊糊味道真不错!”

饭后,陈老师与我爸闲聊:“你儿子是个聪明好学的好学生,我一定尽心尽力培养他。”

我爸说:“谢谢陈老师!我们希望娃娃好好读书,将来能有出息,有口饭吃”。

陈老师又说:“老王,我看你待人忠厚诚恳,想和你结拜为兄弟!”

我爸说:“不敢当,我咋个敢高攀?”

陈老师:“啥子高攀哟!你我都是一样的。那从现在起,你就是我大哥,我就是你的兄弟。王大哥,来日方长,希望我们的友谊长存!”

我爸说:“陈老师,既然这样,有时间你就常来玩!我儿子也请你继续费心教育。”

从第二天开始,每天放学后,不管刮风还是下雨,陈老师都要步行三公里,到我家来,吃一顿菜糊糊,再步行回学校去。

我爸说:“陈老师认我为大哥,其实也就是为了这顿菜糊糊!唉,他也可怜呀!他身材那么高大,饭量当然大。他们家的那点定量粮,怎么够吃?他每天在我们这里汤汤水水混一顿,就可以把自己在家里那点吃的节省下来,给他的儿女吃。唉,没办法,我们每顿的干菜叶子和米面只有那么点,多羼两大瓢水吧。”

从此,我家的菜糊糊更稀薄了。吃了几大碗,肚子胀的溜圆。出门以后,几泡尿一撒,肚子就瘪了,饿得咕咕叫,浑身出虚汗。我妈就苦笑我:“上学路上,短短一根田埂,看看你,在田埂这头才撒了泡尿,到田埂中间又撒了泡尿,到了田埂那头还要撒泡尿。”

两个月后,集体食堂一颗米也没有了,我家的干菜叶子也吃完了,野菜也很难找到了。陈老师再也不到我家来了。又过了两个月,陈老师饿死了。(有兴趣的朋友,可浏览我另一片文章《饥饿的白鹤林》,对此有更详尽的叙写。)

永生难忘的凄苦:

寒暑易节,暴风骤雨,风霜雨雪,见证我的小学之路。

三伏酷暑,上学路上,要么烈日暴晒,皮肤欲裂,大汗如雨,浑身黢黑如烤鸭;要么雷霆万钧,暴风骤雨,浑身淌水似落汤鸡。

数九寒冬,上学路上,北风呼啸,阴雨绵绵。身上仅有补丁摞补丁的单衣单裤。出门时,赤脚踩在有寒霜冰渣的泥水里,寒冷彻骨,到学校时,冻得红里发乌的双脚早已没有知觉。

课堂上,终日赤脚踩在冰冷的泥地上,懂得瑟瑟发抖。

课间休息时,我和同学们最喜欢玩的游戏是“挤干豆花”:选择一个墙角,同学们紧靠一面墙,一个紧贴着一个使劲往角落里挤,被挤出行列的又到后面去挤。这个游戏稍微解决了我们的一些寒冷。

永生难忘爱的温馨:

尽管家庭极端贫困,父母不识字。但是我还是享受了浓浓的父爱和母爱的温馨。

父爱重如山!父亲主要是从人生观给予我教诲。他经常对我说的是“不受苦中苦,难为人上人”、“书中自有黄金屋,书中自有颜如玉”、“万般皆下品,唯有读书高”。作为文盲的父亲,能够把与别人喝茶聊天道听途说来的名言,来教育引导我逐步明确学习的目标,树立人生的理想,可想而知是多么的不易啊。

三年级上学期,长期缺乏营养的我,近两个月病歪歪的。但仍然坚持风雨无阻上学。一天,我病倒桐麻山半山腰的上学路上。父亲闻讯后,放下手中的农活,急急忙忙赶来背我回家。靠在父亲宽大温暖脊背上,我任感激和幸福的泪水默默地流淌。

母爱深似海!母亲温顺善良,长年累月,勤劳苦作,操持家务,默默地尽全力支持我读书。一个贫困到极点的家庭主妇,有多少辛劳、多少苦痛,是无法言说的。

师爱永难忘!由于我学习成绩出类拔萃,我的老师都非常喜欢我,比如前文提及的班主任陈立老师,还有继他之后任我们班主任的李庭全老师,他们无论在学习上还是生活上都尽其所能关爱有加。

还有一件事刻骨铭心:我们班的女班长张一建,容貌健美,学习成绩也优秀,听人说:她爸爸好像是由于什么历史问题判了刑在劳改。由于这个原因,她小学毕业升初中的资格都被剥夺了!这是后话。

当时,她妈妈是我们学校的老师,叫马贵先,虽然她没有教过我,不知为什么,她对我也十分关爱。我们小学毕业时,在就读的白马小学参加乐山县的初中升学考试那一天,由于上下午都要考试,中午不能回家吃饭,马贵先老师就请我到她家与张一建一起吃午饭,她还专门为我们两人买了半只卤鸭子吃。现在吃卤鸭子是太平常不过的了。但是,在那个年代,一般的老百姓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,哪怕是过年过节,都吃不起卤鸭子。所以,马贵先老师请我吃的卤鸭子,是我平生第一次吃卤鸭子,其温馨与幸福的感觉将伴随我一生。

永生骄傲的愉悦:

从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,我也时时享受着学习的快乐、进步的愉悦、成功的欣喜。每学期我的学习成绩都是名列班级前茅,而且经常是第一名。“知识改变命运,学习造就未来”的人生信念开始萌芽。

四年级下学期,六一儿童节前十多天,学校少先队大张旗鼓地筹备庆祝六一儿童节的活动。我才突然发现了一件怪事:从一年级开始到现在,不少同学都戴着红领巾,只有极少数同学没有,我就是其中一个。

我去问班主任李廷全老师:“李老师,为什么那些同学都有红领巾带,我却没有?”

李老师说:“要少先队员才有。”

“那为什么我不是少先队员呢?”

“要当少先队员,首先是要德智体各方面都要好,还要自己提出申请,经少先队组织批准以后才行。你德智体各方面都优秀,我们早就希望你加入少先队,但是你从来都没有提出过申请或者要求。你自己要主动提出申请呀!”

“我现在提出加入少先队的要求可以吗?”

“当然可以!”

六一儿童节那天,我和其他几十个同学一起,宣誓加入了少先队,就在这个大会上,我又被学校少先队大队部任命为学校少先队大队长。不但脖子上戴了红领巾,胳膊上还戴上了三条红杠的少先队大队干部标志牌。

一九六六年六月,文化大革命拉开序幕之时,我小学毕业,以优异成绩考取乐山县第四中学。当时,乐山县郊区农村八个区的小学毕业生,只有极少数佼佼者,才能够被乐山县第四中学录取读初中。我们白马小学有8名同学被录取,闻名遐迩,人见人夸。

但是,随着文化大革命的高潮迭起,我们这些可能成龙成凤的佼佼者,最终都未能跨入乐山县第四中学读书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)| 评论(2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